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联系我们
首 页石油财经国际油价国内油价加油站经营石油常识数质量管理设备管理安全管理石油供求求职招聘石油资料数据统计加油站文档

河北定州黑加油站难禁 老板:有检查会提前得通知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8-10-15

8月29日,定州寨西店村,一个违规加油站藏在一处民宅内,外面有一个推拉门加以掩饰。8月29日,定州寨西店村,一个违规加油站藏在一处民宅内,外面有一个推拉门加以掩饰。
8月29日,定州382省道边一个无名停车场内暗藏着一个加油站,一名男子正在院内调配劣质燃油。8月29日,定州382省道边一个无名停车场内暗藏着一个加油站,一名男子正在院内调配劣质燃油。
定州X358县道旁,一家标有“冀保网F050”的加油站在后院给车辆加油。定州X358县道旁,一家标有“冀保网F050”的加油站在后院给车辆加油。
8月29日,定州孔庄子村内暗藏着一个违规加油站,该加油站和五金店开在一起,不时有车辆来加油。其92号汽油标价5.48元/升,但当日中石化92号汽油标价为7.39元/升。 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8月29日,定州孔庄子村内暗藏着一个违规加油站,该加油站和五金店开在一起,不时有车辆来加油。其92号汽油标价5.48元/升,但当日中石化92号汽油标价为7.39元/升。 A12-A13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吴江

  河北定州黑加油站屡禁不止,售不达标汽柴油低价揽客;一黑加油站老板称“有检查会提前通知”

  定州黑加油站“死灰复燃”。

  一年前,河北定州市在成品油市场专项整治行动中,对360家非法加油站全部进行查封和断电,对其中301家进行了拆除处理。一年后,曾被查处的十多家无牌无证加油站又出现在民居、小院内,在它们以每升低于市价3元至4元揽客的背后,销售的是已禁售的国二、国三、国四等低标油甚至掺假调和油。一名黑加油站老板自称,一个油罐、一条油管、一台加油机,几万块钱就能启动油站。

  当地相关部门采取联查、定期不定期巡查、常态化“回头看”等方式,持续加大对“黑加油站点”、“山寨加油站”以及销售假劣车用燃油等违法违规经营成品油行为打击力度,但这些黑加油站也有自己的“渠道”应对检查。一名黑加油站老板称“有关系”,只要检查就会提前得到通知,关门藏好设备就行。

  新京报记者尝试举报两家黑加油站后,执法人员回复已查封,但记者次日发现,其中“被查封”的一家仍正常营业,另一家的老板则表示“得到通知提前关门”躲检查。

  隐身民房的“黑加油站”

  定州位于河北中部偏西,北京、天津之翼,保定、石家庄之间,自古就有“九州咽喉地,神京扼要区”之称。要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让一部分人看到了赚钱的“良机”,无牌无证的“黑加油站”、“山寨加油站”沿道而生。当地一位加油站人员介绍,黑加油站的兴起就在最近几年里,刚开始,只有零零散散的几家小规模的黑加油站,后面越来越多的人跟着干,有些越干越大,站建得比正规的还大。

  2017年9月至10月,定州市多个执法部门在一次整治行动中,就查封了360家非法加油站。

  不到一年,定州黑加油站乱象再起。

  8月29日上午10点多,在107国道以西大堡自疃村村道旁的一栋民房内,两台加油机立在院子当中,加油机上显示柴油零售价为5.48元/升。加油机后的地面上,废纸板遮挡油管,顺着看去,油管沿着墙角穿过房间,直到房间后面的地下油库。

  老板王蒙介绍,自己以前开过加油站,由于手续不全,从去年年底被商务局查封,“现在只能偷偷地将加油机放在居住的院子里,躲着卖”。

  如今,王蒙被查封的加油站就在小院旁,墙上还贴有定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油品质量监督举报电话。加油机油管连接的,依然是此前被查封的加油站地下油库。

  “自从不让干后,再也没有从正规油库进过油”,王蒙说,为了逃避检查,他把加油机表面原来的汽油字样换成柴油,“私底下对外销售汽油”。

  机器上显示的柴油单价5.48元/升实际上是汽油的价格。相比其他“复出”的加油站,他的价格算是中等,“92#汽油近几天正规价格为7.39元/升,但私人油站单价有4块多的,还有6块多的,油品质量无法保证。”

  王蒙不避讳自己的经营行为违法,用他的话描述,“太偏僻,很少有人来查”。

  定州市开元镇政府以东不足五百米的一处居民房门前,近一百平方米的空地上,还保存着原来加油站的痕迹,民房后面除了一个还在使用的地下油库,老板张琴还加盖了一个近十平方米的小仓库。狭小的仓库用蓝色铁皮为门,里面摆放着两台红白色的加油机,管道从仓库后面的砖孔伸出,连接到一旁的油库。

  “有人来加油的时候才打开,平时都是关着门。”张琴说,原来的加油站被查封后,只能和王蒙一样,“偷着干”。

  来这里加油的人都不开票,“加油站也没有手续的,所以油价比正规加油站便宜,算下来4块多一升”。张琴说。

  新京报记者多日暗访发现,在安无路、定安路、寨西店村、赵村镇等乡镇及其他道路周边,不少黑加油站隐身民房小院,甚至饭馆之中。这些黑加油站点并不具备《成品油经营许可证》、《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等相关经营资质,同标号油品价格也比当日当地中石油、中石化等正规加油站的低3至4元。

  按《成品油管理办法》规定,要想经营成品油,经营者必须提交油库的产权证明文件,以及安全监管、消防和环保等多个部门核发的批准证书及验收合格文件等。

  柴油网点违规加汽油

  8月30日,当天定州市中石化、中石油等正规加油站的油价显示,柴油为7.4元每升,92#汽油为7.39元每升,95#汽油7.81元每升。而在国华路内化村附近的内化加油站,95#汽油的价格仅为5.98元每升,每升相对便宜1.83元。

  内化加油站的工作人员“保证油品质量”,而对于汽油的来源问题闭口不答。加油站一名负责人介绍,他们无法开具发票,“因为加油站的手续不全,但除了没有票据之外,其他的不是问题”。

  该负责人所说的手续不全,其实是没有汽油的销售资质。“这只是一个柴油销售网点。”附近一家黑加油站的老板称,内化加油站只允许销售柴油,但悄悄带着汽油卖的“鱼目混珠”方式,是很多柴油网点的赚钱之道,有的甚至售卖低标劣质汽油。

  内化加油站另一名负责人坦承,自从2017年的一次整治后,加油站进行升级,很多手续需要重新申办,目前,手续也没有下来,暂时还属于无证状态,“就连收据上盖的章还是柴油网点的章”。“升级期间原本不能营业,但是正因为有‘关系’,加油站才违规偷卖汽油”,内化加油站一名负责人说。

  上述负责人介绍,除了内化加油站偷卖汽油外,在定州其他地方也存在相同的情况,有的甚至把加油站建设在民房聚集的地方。

  定州市大鹿庄乡西建阳村的津港石化加油站,就是其中之一。

  8月30日下午,新京报记者来到村道边的津港石化加油站,两台加油机靠墙摆在路边,墙后则是一个油库,不时有农用机械、摩托车前来加油。

  和内化加油站一样,名为津港石化的加油站也在销售汽油和柴油,不同的是津港石化加油站92#汽油在5.98元每升,和内化加油站95#汽油的价格一样。

  工作人员介绍,“不能开票,也没有收据”。

  熟知加油站内幕的一名当地从业人员介绍,津港石化也仅是柴油销售网点,和内化加油站一样,不能销售汽油。然而,定州很多农户家里都有农用机械,因此,定州农村对汽油和柴油的需求大,“一些黑加油站就算被查封,也会偷偷摸摸地继续经营”。

  黑加油站的低标油

  一名当地加油站从业人员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如果在不开票的情况下,以一吨汽油来做参考,假设拿货价是5830元/吨,按照0.73g/cm3的密度计算,一吨汽油约为1370升,那么每升汽油的成本价在4.2元左右。

  “如果是调和油,在以三分好油,七分劣质油调配的情况下,成本价还会下降,”当地一位从事加油站行业的人士介绍,这些黑加油站的油多是调和油,或者利用低标油充当高标油,“时间长了才能知道油品的好坏,多数黑加油站的油品质量低劣”。

  这些黑加油站很多是购买价格便宜的国三、国四甚至国二的汽柴油,来冒充国五标准的油。很多司机会因为便宜而去加油,这些低标柴油,货车用起来不会有什么损害,但低标柴油的硫含量大,排放大,产生的污染也更大。而低标劣质汽油,则对汽车的发动机损害较大,污染也严重。

  根据相关规定,从2017年10月起,北京、天津、河北等六省市就已经禁止销售普通柴油(沿海港口向远洋船舶销售普通柴油除外)和低于国六标准的车用汽柴油。

  8月30日,新京报记者从开元镇张琴家的加油站和大鹿庄乡津港石化加油站,分别加了汽油。从外观上看,同样是92#汽油,两个样本油品颜色差异较大,一个呈黑红的浑浊状态,另一个黑红颜色较为浅显。

  然而两处加油站老板均称,自己的油来源正规油库,国五标准,油品质量没有问题。

  当地一名加油站老板张坤则介绍,定州私人加油站仅少数会从正规炼油厂进货,多数小加油站或者是黑加油站的油来源于私人油贩子,“油品的质量根本无法得到保障”。

  张坤说,多数黑加油站的油主要来自山东地炼(山东地方炼油厂)和山西、天津等地的油库,炼油厂和油库不需要任何的资质手续,只有要发票的价格和无发票的价格。

  8月29日,新京报记者根据张坤提供的油贩子信息,以购买汽油的名义成功联系上油贩子秦华胜。根据秦华胜描述,他和定州很多黑加油站之间有合作,负责给黑加油站供货,当天92#汽油不带票的价格为5830元每吨,汽油从山东的炼油厂拉过来。

  在秦华胜的微信朋友圈里,他曾多次发布多种廉价汽油的样品,还对外销售调配油的原料。

  按照秦华胜的报价,如果在不开票的情况下,假设拿货价是5830元/吨,按照0.73g/cm3的密度计算,一吨汽油约为1370升,那么每升汽油的成本价在4.2元左右。“如果是调和油,在以三分好油,七分劣质油调配的情况下,成本价还会大幅下降。”加油站老板张坤表示,很多黑加油站都涉及低标油和调配油,不然价格没有竞争力,“根本不考虑污染问题”。

  新京报记者咨询了多家山东地炼厂家,销售人员均表示买油不需要提供任何资质证明,只需要将钱打到公司账户,就可以直接过来拉油,不要发票的价格,根据标号每吨能便宜几百到上千元。

  山东恒源石化销售部员工称,他们这里柴油带票6200元每吨,不带票5600元每吨,只要将钱打到公司账户,随时可以过来拉油。

  根据《成品油管理办法》,能从油库中提油进行油品交易的企业,必须拿到成品油经营许可。同时,成品油零售企业应当从具有成品油批发经营资格的企业购进成品油,成品油批发企业不得向不具有成品油经营资格的企业销售用于经营用途的成品油。

  2万元可建简易加油站

  经多次查处,定州这些黑加油站中,类似正规加油站拥有顶棚、加油机位、加油专用车道的“山寨加油站”,因为建设成本高且难以躲避检查,几乎没了踪影,隐身民房、小院的三无私人加油站,更受青睐。

  “一个油罐、一条油管、一个加油机,这就是‘加油站’的全部设备。”一名黑加油站老板表示,小加油站不用办理各种资质许可,又几乎都是在自家土地上建,整套设备下来,一两万块钱就能搞定。

  黑加油站老板张琴也说,这些黑加油站点,往往是在自家门前建一个棚子,装两个加油箱,埋个油罐。销售的油,还可以从油贩子那里直接拉,等卖完了再给钱。

  新京报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定州这些大大小小的黑加油站中,大的有三四个油罐,能储油近百吨,小的也能存储几十吨油,但很多地下油罐无通气阀,站内也未配备相应的消防设施。

  按照国家《汽车加油加气站设计与施工规范》的相关规定,加油站必须具备油罐、加油机、站内设置加油区、并配有灭火器材等,而且还要按照要求选址、布局建设。

  按照相关规定,个人是允许开设加油站的,但需要非常严格的审批手续。按照规定,每一个加油站的设立,都需要环保、国土、规划、工商、质检、消防、商务等多个部门的审批才可以经营,而且还需要定期接受消防、安监部门的审查及培训。其中最重要的是《危险化学品经营许可证》和《成品油零售经营批准证书》。

  当地一名经营正规加油站人员介绍,办加油站的手续比较复杂,涉及11个委局,加油员要有资质证明。此外,还需气象局的防雷装置验收合格证明。以上材料齐备后可上报商务局审查,最后还需安全生产局审批。相较于黑加油站一两万的建设成本,该工作人员表示,正规加油站投入较大,除去土地成本,一个普通的加油站投资成本在300万到400万左右。

  “有检查就会提前得到通知”

  根据《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2018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北京、天津、河北等六省市从2017年10月起率先实行国六标准汽柴油。通过超标柴油车辆溯源追踪不合格油品销售、供应和生产者,采取最严格的处罚措施;违法情节严重的,一律予以关停;涉嫌违法犯罪的,一律移送司法机关。

  定州黑加油站乱象,并非没得到当地有关部门的重视,早在2015年11月,定州市多部门曾对当地成品油市场秩序开展专项整治行动,以严厉打击销售假劣车用燃油、仿冒他人合法标识“山寨加油站”、无证无照无牌“黑加油点”和“黑油罐车”等非法违规经营行为为重点,查处各类非法违法经营72起。

  2017年9月至10月,当地执法部门又查封了360家非法加油站,并表示采取部门联查、定期不定期巡查、常态化“回头看”等方式,持续加大对“黑加油站点”、“山寨加油站”以及销售假劣车用燃油等违法违规经营成品油行为打击力度。

  但时隔近一年后,定州又出现多家黑加油站,一些曾被查处查封的黑加油站又“死灰复燃”。而据多名当地黑加油站人员表述,目前整个定州市又有了近百家黑加油站。

  联查、巡查、严打之下,定州的非法加油站为何“死灰复燃”?

  一位曾向当地部门举报黑加油站情况的人士说,他曾向安监局举报过黑加油站,但是安监局工作人员却说需要商务局牵头才能去配合检查,而商务局工作人员却说需要安监局牵头进行联合执法,并称“自己管不了”,直到最后,举报失败。

  8月31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向定州市安监局反映开元镇张琴家的黑加油站和内化加油站的违法行为,相关工作人员称,需要商务局进行“牵头”行动,才能进行查处,而商务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属于安全生产范畴,需要安监局进行查处,只能对记者反映的违法加油站情况进行登记。

  当天下午,新京报记者再次拨打定州市商务局的举报热线12312反映情况后,一名自称是商务局工作人员的人加了记者微信了解情况。晚上7时,这名工作人员回复称:“执法队现场检查处理完毕。内化加油站目前已经停止营业,贴上封条。开元镇黑加油站大院内的非法加油机已拆除,其他设备三日内自行查处处理完成。”

  9月1日上午9时左右,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所举报的内化加油站进行探访,发现内化加油站正常营业,在其6台加油机上并未见到相应封条,也有不同的车型来往加油。而张琴家的黑加油站则关了门。“昨天(8月31日)接到检查通知,已经将加油机锁了起来,暂时无法对外营业。”张琴说,只要有检查,都会得到通知,提前藏匿设备,应付检查,但是检查完了还是继续开。

  (文中王蒙、张琴、秦华胜、张坤均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游天燚

相关资讯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加油站管理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请注明“稿件来源:加油站管理网”。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电或来函联系。

Copyright© 2007-2015 加油站管理网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jyzglw@126.com 微信号:jyzglw

网站备案 | 皖ICP备05018711号-2